如此场景,非但云江南感到万分吃惊,就连云峰以及其他省南云家的高手也都感到万分惊悚!

云峰失声道:“怎么可能?杨风不过就是一个异能四级的高手罢了,怎么可能暴发出如此可怕的威力?不可能!”

“不可能!”

“天啊,这个杨风怎么能够爆发出这么可怕的实力啊?居然都威胁到我们的云江南先生!”

“可不是嘛,云江南云先生都有点抵抗不住了。我跟了云江南先生这么长的时间,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够如此轻松的击破云先生的白杀拳!”

“云先生的白杀拳向来所向披靡,无可阻挡。杨风手上的那把剑怎么就如此牛叉了?一剑轻松斩破云先生的白杀拳?这也太吓人了!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

另外一边,冯东等人分别分散在仁湖的边缘地带,盯着整个仁湖的情况,隔绝一切外来人员的进入。

大家只能够靠传音来保持沟通。

玄一真人大声传音:“卧槽,我们的杨哥才是大啊,居然还隐藏了这么可怕的一手绝活!杨哥手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?太可怕了!”

李元昊也传音道:“没错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我也难相信门主会有这么大的神通!”

肆无忌惮的青春

邵天虎微微道:“我好像隐约知道了点什么东西……这把剑莫非就是传说中的……”

邵天虎以前跟随杨风去过锡山遗迹,虽然没有亲眼看到杨风得到锡山遗迹最大的宝藏,但是邵天虎知道锡山遗迹乃是星剑客的遗迹。其中最大的宝藏就是星剑客的佩剑七星剑!

邵天虎还听说七星剑乃是东三省内唯一的灵级兵器!

多少人都垂涎三尺,就连神龙门都拼了命的想要得到七星剑。

邵天虎隐约的感觉到,杨风手上的这把可怕长剑,很可能就是七星剑!

就在邵天虎要把这个猜想说出来的时候,冯东猛然传音打断道:“邵天虎,现在我们不要妄加猜测了。最要紧的是完成杨哥之前交给我们的任务,绝对不要让任何人靠近我们仁湖,否则见一个杀一个!”

玄一真人道:“我总感觉杨哥这么做,是为了让我们帮助杨哥隐瞒这把剑的来历。或许这把剑的来历非常了不得!一旦被外人知道的话,会给我们普渡门带来灭门的灾难吧。”

冯东道:“你知道就好,所以接下来我们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杨哥手里的这把剑。我想这也是杨哥吩咐我们的深意吧。”

……

场上,司徒清水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运气疗伤,满脸惊讶的盯着杨风。字幕网zmw1入口

在看到杨风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剑气后,司徒清水整个人都惊呆了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杨风不就是刚刚突破气海境界还体悟出剑意了吗?怎么一转眼拿出这么可怕的名剑了?这样的剑气足够直接秒杀我了!就不知道云江南能不能抵抗得住,如果抵抗不住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”

司徒清水的心情很不好:“原本我以为云江南来了,我的安肯定也就没有问题了。没想到杨风这个老狐狸居然藏了这么一手,如果云江南都挡不住杨风,那我岂不是也死定了?”

司徒清水顿时感到很惊慌:“杨风的剑太强了,云江南先生未必挡得住。我得现在就逃走,不然就再也走不了了。”

司徒清水本能的起身想要离开这里。

但是一起身才发现,身体根本吃不消,没走两步又重新倒在地上。随即身上的十八个窟窿处的青色真火又死灰复燃,十分严重。

“该死的青色真火,还没有完扑灭。看来我现在还抽不开神,当务之急需要把体内窟窿周围的青色真火给扑灭了先!”司徒清水又复盘坐下来,开始服用专门的丹药继续和青色真火对抗。

……

战场,云江南面露为难之色。

不过云江南没有任何磨叽,直接从贴身的地方拿出一个黑色的圆球。

圆球约莫一个成年人的拳头这么大,圆球的表面上雕刻着一百个细小的小拳头,每一个小拳头都雕刻得非常精致。

隐隐的散发出可怕的杀气!

“诶,真是没想到,我会在面对杨风这个蝼蚁的时候拿出这个东西。实在是有点讽刺啊。”云江南把这个圆圈往身前一抛。然后双手捏成拳头,左右拳交合在一起,嘴巴里面默念着心法口诀。

“磁磁磁”

随着口诀的进行,这个圆球陡然暴涨数百倍,形成两丈直径的巨大铁球,而圆球上的一百个黑色小拳头雕塑此刻都仿佛活了过来,直接暴涨,变成一百个黑色的大拳头,如龙似虎的轰向杨风的七星剑!

“轰轰轰”

一百个黑色拳头组成一个巨大的拳头,以实体状态攻击七星剑!

气息如浪,比刚刚云江南轰击出来的白杀拳不知道强大了多少!

每一个黑色拳头都仿佛一头凶猛的巨蟒,锐不可当!

“杨风,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白杀拳!不管你的剑是什么法宝,你都会见识到真正地白杀拳有多么的可怕!这一次等你死了,你就会明白我省南云家根本不是你区区杨风能够招惹的!”云江南脸上又恢复了那种高高在上的傲然之色。

显然,云江南对自己的这个法宝充满了自信,铁定的认为这个黑色圆球会直接灭了杨风!

但是事实再一次让云江南感到意外

只见一百个黑色的拳头轰击在就七星剑的剑气之上的瞬间,七星剑上的剑气忽然暴涨了数倍,瞬间由弱转强,直接碾压了一百个黑色拳头!

“咔嚓!”

剑气暴涨后,直接劈开了一百个黑色拳头,最后猛烈的斩在那个黑色圆球上!

“哐啷!”

黑色圆球居然直接被砍出了一个巨大的裂缝!

“卧槽!”云江南直接失态了:“这可是我大哥给我报名用的啊,说是这个黑球上面蕴含着我能够引动的最强的白杀拳!这白杀拳一旦放出来,连我都抵挡不住!杨风的长剑凭借剑气就直接碾碎了这些黑色群头,更可怕的是这剑气还把这个圆球给砍出了一个裂缝,我的拳球啊!要是被砍出裂缝了,以后就不能用了!”

云江南本能的往前踏出两步,想要伸手把拳球给拿回来。

但是发现七星剑的剑气太强了,云江南也不敢贸然靠近。

此时此刻,云江南只有一个念头逃跑!

“这把剑太可怕了,我必须马上撤离!不然我会有生命危险!”云江南看着前方继续朝自己砍杀而来的剑气,顿时感到绝望,最后脚下一蹬地面,整个人直接冲天而起。

“想跑?怕是已经来不及了!”杨风大喝一声,七星剑的剑气猛然脱离剑身,化成一道可怕的浪潮猛烈的冲上半空,直追逃跑中的云江南!

“咻!”

剑气如光,一划而过!

最后斩在云江南的身后!

虽然云江南动用了强大的白杀拳,但还是没用,连同白杀拳一起,都被剑气给直接劈得砸在地上!

云江南先是逃跑,然后紧接着就被七星剑的剑气给劈得重新砸在地上!

这一幕被云家的其他成员看见后,所有成员的心理都崩溃了!

被他们奉若神明一般的云江南居然会在杨风面前逃跑,最后又被杨风的剑气给劈得砸回到地面上!

这样的场面,对于云家的高手来说实在太具有冲击力了。

包括司徒清水在内,也都被这样的情况给震慑住了。司徒清水本以为自己都死定了:“玛德,完蛋了,都完蛋了。杨风手上的这把剑太逆天了。这样的法宝,别说放眼整个中海省了,就算放眼整个东三省都是最顶级的法宝了。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,只怕会引起整个东三省的大地震。为此,杨风为了不让消息外泄,肯定会杀死场上的所有人,也包括我!”

司徒清水十分惊慌,此刻想要逃跑,却发现身上的青色真火还没有消退,根本走不了。再说,面对一个如此强大的杨风,司徒清水又怎么胆敢贸然逃跑呢?

此时此刻的司徒清水,简直连死的心都有了。

“玛德,我司徒清水出来混,还从来没有沦落到今天这般境地。”司徒清水气急败坏。

不过,司徒清水很快发现,杨风一剑把云江南劈得趴下后,并没有趁胜追击劈出第二剑。这个现象让司徒清水感到很疑惑:“嗯?杨风居然没有趁胜追击?这不是杨风的风格啊!按道理说杨风面对云江南这等可怕的高手,现在好不容易重创了云江南,应该趁胜追击穷追猛打才是啊。怎么就突然没动静了呢?”

司徒清水仔细的观察着杨风,惊讶的发现:“诶,杨风的身体好像在发抖,七窍都在流血……他身受重伤了?这是……难道……难道杨风他本身驾驭不住这把名剑,受到了名剑的反噬?”

司徒清水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:“应该是这样,但凡很多绝顶厉害的法宝,本身就带着极强的杀气煞气,如果修为不够强悍贸然使用强**宝的话,就会受到法宝的反噬,更有甚者直接被法宝反噬致死。这样的先例也不少见了。嗯,杨风多半也是这样的原因!”

想到这里,司徒清水感到很兴奋:“嘿嘿,杨风被反噬受了重创,现在自身难保了!”

司徒清水越想越觉得这么回事,但是司徒清水仍旧不敢大意,毕竟杨风刚刚施展出来的能量实在太可怕了。

“我再完成几个呼吸的运气,就可以暂时压制住体内的青色真火了,到时候我就可以逃离了!嘿嘿,希望就在这里!”司徒清水感觉到了逃生的希望,当下盘做入定,快速运气疗伤。

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再一次断了司徒清水的希望

……

云峰和云家的其他手下,此刻每个人的心理都崩溃。

云峰第一个撒腿就跑。

太可怕了!

云峰都吓破了胆,哪里还敢停留。

云峰一走,剩下的五十个高手哪里还敢停留,纷纷朝四面八方啊逃窜!

“太吓人了,连云先生都不是对手,我们还是赶紧逃命吧!”

“杨风简直就不是人了,我们赶快跑!”

“快跑啊!”

“……”

此时此刻,杨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大口呼吸。

司徒清水说对了,此刻的杨风的确受到了七星剑的疯狂反噬。

别看杨风刚才出手那么威风,但是身心上承受的苦难,只有杨风自己清楚。

“好强的反噬力啊,从严格意义上来说,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使用七星剑,也是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七星剑带来的强大反噬。”杨风只觉七星剑里面透露出来的杀意和意念极其强大!

这些杀意和意念本能的就想要吞灭杨风的意识,让杨风变成剑的俘虏,彻底丧失本心。

杨风毕竟只有异能四级的修为,意志力虽然远远超过一般人,但是和星剑客相比还是太渺小了。自然无法长时间的抵抗来自七星剑意念的反噬。

“除了意念上的反噬之外,七星剑上的剑气也不完受我的控制,也在反噬我的四肢百骸,千百脉络。”杨风一边大口呼吸,一边快速的运气治疗体内的伤势。

“伤得好重啊,七窍都在流血,脑袋也昏昏沉沉的,眼睛看到的东西都出现了重影。此刻我根本没办法继续使用七星剑了!否则不等敌人死,我都要先死了!”杨风大口呼吸,每呼吸一次,都会有一口鲜血顺着杨风的嘴角流淌下来。

看着五十多个云家高手四处逃窜,杨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眼睛里面充满了焦虑:“不能走,不能让他们走……他们一走我身上的七星剑就泄露了,那将是整个普度门的灾难!”

“可是我现在真的筋疲力尽了,眼睛看东西都出现重影了。没有能力继续阻拦这些人的离开了。”杨风一手捂紧胸口,鲜血顺着嘴角不断往下掉:“好累,好累,真的好疲惫,我随时都要倒下了,真的撑不住了。”

“不行,我不能就这样倒下!如果就这样倒下了,那么整个普渡门也就跟着完了。我必须坚持住,再劈出一剑!”

杨风的身体都在摇晃,随时都会倒下似的。

杨风很清楚,刚刚对付云江南的时候,杨风从头到尾也只劈出过一剑!

可就这一剑之威,凭借剑气就已经击破了云江南的所有防御,最后还把云江南给重重的拍击在地上,到现在都生死不明。

也正是因为这一剑,导致杨风受到极大的反噬,几乎生命耗尽,疲惫不堪。

如果再劈出一剑,杨风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这样可怕的反噬。

七星剑的反噬,太过可怕了!

那种吸食骨髓掏空精神意识般的痛苦,如恶魔一般围绕在杨风的脑海中凝而不散。

“不行,不管怎么样,都不能够让他们逃了!绝对不能!”杨风咬紧牙关,鼓起最后一口气,高高举起七星剑,对着逃跑中的五十名云家高手轰然斩下!

相隔几十米,有些人甚至跑出了上百米。

但是杨风就这么站在人群最后方,茫茫的劈出了一剑!